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江山新闻网>人文江山
给消失的黄家埠湖做个记号

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    作者:祝维安     时间:2022-01-05 08:36:13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在老家,吃过晚饭,夕阳刚下,天空还是一片亮堂,便学起城里人的健康秘诀:出门散一会儿步、吸两口氧。

  家在村边,出大门左拐几十米,便是一条从东南往西北、几米高的电灌渠道。这渠道犹如古时的城墙,把村子保卫起来。穿过渠道开启的一道“城门”,就是一片平坦的田野。村民在宽广的农田上,种植粮食、蔬菜、橘子等不同农作物,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。

  小时的记忆就在眼前浮现:从前这里地势低洼,名叫泄圳,顾名思义,就是排泄洪水的渠道。但事与愿违,每年雨季,不仅上游来水排泄不出,须江的水反而倒灌,泄圳成了一片汪洋。这里和村东面的湖田一样,属于次等田。农民们明明知道这“大水田”难有好收成,却还是在这里种上第一季水稻,想碰个没有水灾的好运气,却年年都因被洪水淹没,几乎颗粒无收。

  随着新建的机耕路往东走,走过八九百米长的泄圳大田,黄家埠湖应该就是在这里。记忆中的黄家埠湖宽百来米、长千余米,湖水深度则随季节在一至二米不等,湖面仅有几十亩光景。整个湖形似猪肚,上游小下游大。

  湖的北面是数米高的湖磡,磡顶地名叫作竹空后。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沿着磡顶从水碓头自然村通往黄家埠村。南面是地势较高的沙滩淤地,西边连接水碓头村的泄圳大田,东面是一条几米宽的小溪。上游之水经泄圳流至黄家埠湖,经小溪而入须江,直奔东海。

  湖,按字典的释义,是指陆地上聚积的大片水域。黄家埠湖不大,不能和鄱阳湖、青海湖、太湖等大湖相提并论,也不能与杭州的西湖、嘉兴的南湖、宁波的东钱湖相媲美。但黄家埠湖也有自己独特的生态环境。鱼虾在这里繁衍生殖,尤其是春季发洪水时,须江之水倒灌,一些大鱼大虾也随着大水游进湖中。当退潮时,大人们拿出大网,在湖的出口处拦腰截住,切断鱼虾败退的后路。夏天,人们一边用龙骨水车在湖中车水灌溉,解决粮田缺水问题。湖水少了,大人们在湖中捕鱼捉虾,其乐融融。冬春季节,还有一群群野鸭在此越冬栖息。

  有一年冬春季节,大雨连着下了好几天,不能下地劳作,大家闲得无聊,打起了野鸭的主意,要我前去“侦察”。我戴上笠帽、穿上蓑衣,顶着狂风大雨来到湖边,老远就看到几只野鸭在湖面上随着波浪在摇晃。于是我迅速返回,向大伙汇报情况。大伙便做起了用绳子加竹片来束脖子的猎捕工具,在傍晚时,带上诱饵和捕捉工具,放在野鸭栖息的地方。可不知是猎捕工具太低劣还是野鸭太聪明,一连几天都没有鸭子受骗上当。

  黄家埠湖是怎么形成的?据考察,怀玉山山脉之余脉——大湖山山脉的贺基山、里坞山,还有五家岭、大湖山的集雨面形成的水源,最终流经这里,形成一条小河。泄圳大田里的水和黄家埠湖水一脉相承,原属一条河流。也不知经历了几千万年,随着地球的自转,河流慢慢改道。于是,原小河上游被人们改成了田,种上作物;下游的水相对要深,便成了黄家埠湖。

  改道的溪流早在黄家埠湖东南边一二百米处形成,据传这是鹿溪堰。江山史志载:江山鹿溪堰始建于南宋乾道年间(1165—1173),明、清两朝历经3次修筑。1979年,江山全面修复鹿溪渠,从江山城的堰坝水闸起,经三里路亭、双塔底、大夫第,跨越浙赣铁路,经上余初中、联湖、程家山、大溪底、水碓头,再入须江,实现灌溉排洪一体化。

  “呼——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列高铁在高架桥上从南往北驶过;“呼——”又一列从北往南驶来。现代化的景象把我拉回到现实。

  如今,黄家埠湖已经荡然无存,成了长辈们的一个记忆。但是,当年的湖址上架起了两条高铁高架桥,几经变迁的黄家埠湖和泄圳农田,已经与竹空后的农田连成一片,黄澄澄的稻穗随风摇晃,金黄的橘子挂满枝头,呼啸而过的高铁往来如梭,村民们在美满幸福的生活中笑逐颜开。
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”均系江山传媒集团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传媒集团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伍江涛 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影像江山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投稿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