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江山新闻网>人文江山
福石河拾趣

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    作者:郑春芳     时间:2021-10-13 08:12:03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塘源口乡洪福村是一个古村落,村中有一条福石河,日夜奔流,哗哗作响。河上有一块巨石,上刻一个红红的大“福”字,非常醒目。这里的山峰凝聚着日月之瑞气,这里的溪水汇聚着天地之精华。福石河就是由无数高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汇聚而成,常常有许多鸟类前来嬉戏和觅食。

  在流水缓慢的地方,有很多石斑鱼,最大的有一拃来长,小的仅几毫米,在清澈见底的水中成群结队地游来游去。它们静止时,总是贴在水底的石头上,摄取石头表面的藻类和苔藓,有的一头扎在里面,撅着尾巴,半天不动,尽享美食。殊不知,它们自己也会成为一些鸟类的美食。

  我特别喜欢坐在离巨“福”不远的“靠背椅”上赏鸟。这“靠背椅”是由三块大石头组成的,中间的平缓,可坐;两边高翘,可靠背,也可搭脚,是一个天然的赏鸟“福”地。

  蜻蜓曼舞

  接连几天,我都没能观赏到鸟儿,大概是每次到来时脚步声太大了吧,总是听到“哗啦——”一片振翅声后,就看到一群在巨“福”上跳来跳去、玩兴正浓的长尾鹊慌乱地飞向天空。它们的喙和爪子是红色的,长长的尾巴非常秀丽,飞翔时体态优美。被惊飞的长尾雀飞到山上的竹林里,咋咋呼呼的,好像在说:“刚才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。”

  唯独那些蜻蜓,无视我的到来,依旧在水域上空轻歌曼舞,像一架架小飞机,不知疲倦。它们忽上忽下,忽高忽低,忽快忽慢,有时微微抖动翅膀来一个九十度或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,有时又做个八字运动,有时能在某一高度缓缓滑翔,或悬浮在半空中,甚至还能倒飞、侧飞、直上直下,随心所欲,灵活自如。它们疾徐有致,从来不会“撞机”,真不愧是“飞行之王”。    

  终于,有一只红蜻蜓停下来,落在水中的一个石块上。它长长的尾巴拖在后面,晶莹透明的翅膀,大部分是灰黑色的,只有靠近躯体的三分之一是红色——正是这一点红,特别吸睛:当翅膀张开时,如同一朵绽放的小红花,在绿水的映衬下,像一幅名画,令人啧啧称赞。

  过了一会儿,它飞起来,融入到蜻蜓队伍中去了。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虎队的歌《红蜻蜓》:飞呀飞呀,看那红色蜻蜓飞在蓝色天空,游戏在风中不断追逐他的梦。天空是永恒的家,大地就是他的王国,飞翔是生活……

  虽然没能近距离观赏到鸟儿,但有红蜻蜓陪伴,也算是补偿和慰藉啦。

  鹡鸰沐浴

  为了能够看到更多的鸟儿,我吸取经验,每次快到的时候,便蹑手蹑脚,悄悄地坐到“靠背椅”上去。

  果然有惊喜,在岩石上,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在一闪一闪地晃动,原来是一只鹡鸰鸟在觅食。这个小精灵长得小巧玲珑,只有拳头那么大,腹部和尾巴是白色的,一直在晃动的是它的尾巴。不论是静止,还是走跳,白茸茸的小尾巴总是不停地摇摆,令人忍俊不禁。 

  我饶有兴趣地向别处寻觅鸟影,发现远处的小水潭有一圈一圈的清波漾开。我急忙打开相机放大,哇!一只站在水里洗澡的鹡鸰鸟闯进我的镜头:它把头浸到清亮的水里甩几下,又迅速抬起;然后展开翅膀,在水里左右扑棱,溅起一阵阵水花。汩汩的河水,让四周显得更加幽静。它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,惬意极了。最后,浑身湿漉漉的鹡鸰鸟,飞到离我不远的石块上,开始聚精会神地整理羽毛。我一动也不敢动,担心搅了它的雅兴。

  只见它把头努力向肚皮下伸,用尖嘴不停地戳呀戳;接着又把脖子歪向一侧,用尖喙梳理后背的羽毛;然后把头埋进翅膀里,啄一啄里面的羽毛,又顺着羽翅往下捋了几次,再把另一侧翅膀抬起,继续梳理;最后来一个“金鸡独立”,抓几下脸和头。有时一个没站稳,就用“孔雀开屏”或“大鹏展翅”的方式来保持平衡,很有趣。

  大概是洗得兴奋起来了,刚才的那些动作和程序竟然变成了快镜头: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脖子扭扭,屁股扭扭,动作娴熟,快而不乱,协调优美。哈哈哈,太有意思了,活脱脱的一场小鸟版DJ舞!它表演得如此陶醉,如此忘我,让我饱享了一场惊艳的鸟类独门洗澡舞。

  它终于跳累了,停下来,全身抖了又抖,顿时,羽毛蓬松光亮,可爱至极。

  白鹭觅食

  一个傍晚,我刚要起身回去,突然听到“噗噜——”一声,从上面的竹林里翩然飞下一只白色的大鸟,恰好落在离我两米左右浅水中的石块上。直觉告诉我,这就是白鹭。以前看到过,但是由于距离太远,看不清楚。今天能够这样近距离地接触,真是让我欣喜万分。

  起先,它警觉地四处环顾。我猫着腰,努力保持静止。看看没有危险,它便开始下水走动。雪白的羽毛,铁色尖锐的长喙,细长的双腿,淡黄的脚趾。颜色的搭配,体形的大小,一切都很适宜。这就是郭沫若笔下的白鹭——一首精巧的诗,一首韵在骨子里的散文诗!

  白鹭向水面张望了一会儿,冷不丁伸出脖子,长长的喙往水里一钳,一定是捕到美味了。它在水里走动着,时不时身子猛地往前一探,长喙迅速往水里一叼,一条小鱼轻而易举就到嘴了。碰到鱼多的地方,它一连叼好几下,一叼一个准,直接生吞活咽。我看呆了,不由得也搅动了几下嘴巴。

  遇到河水湍急的地方,它就张开翅膀飞过去,轻巧地落在另一块石头上。有时不小心打一个趔趄,拍打几下翅膀,就站稳了。它就这样一边飞一边觅食,我屏息凝神,蹑手蹑脚地跟踪,足足跟了两百多米远。这得天独厚的水域让它美美地饱餐一顿。

  吃饱后,白鹭一只脚立于水中,另一只脚曲缩在腹下,头缩至后背,呆立不动,仿佛在静静地欣赏动听的流水声,清亮的河水倒映着它洁白的身影。稍作休息,白鹭张开翅膀,飞过巨石,飞过桥亭,飞向远处的山林。它飞翔时,双腿向后伸直,超过尾部,翅膀不停地扇动。这白色的精灵,给宁静的山村增添了几分生气。 

  邂逅一只白鹭,让我这一天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”均系江山传媒集团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传媒集团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伍江涛 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影像江山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投稿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