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江山新闻网>人文江山
从老物件看水稻的一生

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    作者:刘艳萍     时间:2020-11-18 09:24:39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近日看到一则视频《跟着李子柒看水稻的一生》。从浸种、插秧,水稻抽穗、扬花到成熟,短短几分钟,道尽了稻米种植之辛苦。一粥一饭,当思来之不易。其中犁耙平田、手打稻谷的镜头深深触动了我。那些老物件和脑海深处种植水稻的记忆重叠在了一起。

  布谷鸟叫的时候,天气乍暖还寒,田野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。水牛套着犁,犁田师傅一手扶犁,一手扬鞭,翻耕后的土地变成了一块块柔软的松土。再换上耙,耙套在牛身上,老师傅站在耙上拉着缰绳,把握方向。牛拉耙,耙驮人,矫健的身手不亚于如今在海上冲浪。平整后的水田恰如明镜,只待插秧。

  小时候最怕的活儿是到水田里去插秧。布袋和尚曾有“插秧偈”:“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心地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”完美地写出了插秧的诗意和禅意。但外人看起来的诗情画意,其实是非常辛苦的,特别是长时间弯腰劳作,对体能的消耗相当大。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不是辛苦,而是水田里的水蛭,又称蚂蟥。它们在淤泥里蠕蠕而动,稍不留神就附到人们的脚上、腿上大肆吸血。越往外拉它会越吸得牢,只能大力拍打,让它吃痛滚落。整个过程让我觉得毛骨悚然,却又不得不战战兢兢地下田。母亲心疼我年幼,把她的水田袜给我穿,长长的袜筒外面是防水的橡胶,不再怕水蛭了。我的小脚穿着母亲的水田袜,长得有点别扭,每次穿我都备加小心,只要一上田塍,就立马脱了,直接赤脚走路。

  但水田袜还是被田里的一块小石头划破了。水进到袜子的那一瞬间,我惶恐万分——这是家里仅有的两双水田袜,母亲很珍惜,只在身体不适的时候偶尔使用。惊慌之下,我选择了逃避,一路狂奔,惶惶之中躲在了屋檐的柴垛里,夜深时才敢默默回家。母亲见我如此害怕,也就不再责备,但她眼中分明十分痛心,以至于年幼的我也能明显感受到。

  这还只是小物件,大的农具,农家更是珍惜。秋风催趁禾稻熟,收获的季节里,田里充满了打稻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田野里的人群自然分成了两拨,一拨弯腰割稻,一拨踩着打稻机脱粒。孩子最喜欢的是踩打稻机,将踏脚踩得飞快,齿轮呼呼地转,稻谷纷纷脱落,于是大家笑得个个似追风的少年。

  秋日的晒场,摊满了竹簟,横平竖直,板正地守着自有的规矩。阔大的场面,晒着一年的收成。和场边盛稻子的箩筐一样,这些物件,家家数目有限,但却年年少不得,因此格外珍惜,件件用最浓黑的墨标了户主的大名和置办年月,让外人一眼便知,这户主名下挣了多少产业。

  谷子晒到半干时,要用谷扇把秕子分出来。谷子倒进扇斗,农人一边放下闸口,一边快速摇动手柄。谷子从扇斗往下倾泻,秕子被扇出风口,饱满的颗粒则从出料口“哗哗”而出,流淌的是丰年的喜乐。

  如今回到老家,晒场早已用水泥硬化,体积庞大的晒簟成了家里的累赘。水田里每个阶段的工作均由不同的机器来承担,耕田机、平整机代替了犁耙,插秧机、收割机替代了人工。面朝黄土背朝天,是农人们千百年来的劳作方式,在新的世纪迎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  老街上成立了农博馆,走进去,两边罗列着谷扇、打稻机、竹簟、石磨、各种锄头镐头,小到镰刀、稻弓,大到水碓、油榨,林林总总的农具,让人仿佛走进了时光深处,回到了那段辛勤耕作的岁月。这些老物件曾经是农人们最珍视的工具,一点一滴地置办,谨小慎微地使用。相互借用,更是邻里间互帮互助的纽带桥梁。当农田里不再需要这些相伴多年的老伙计,农人们开始茫然无措,扔了可惜,放着无用。于是,农博馆成了老物件最好的去处。

  金秋时节,风吹稻浪涌,又一年丰收季。稻田不再只是人们谋生的场所之一,它成了稻田文化的载体,人们在这里举办各种文化活动,甚至成了模特走秀的天然T台。水稻的一生,不再只呈现在农人们的耕作中和经验里,它化成了各种诗情画意的作品,让人们为之惊叹,为之赞美。再看那些老物件,完成了旧使命,踏上的何尝不是一种新征程呢?
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传媒集团”均系江山传媒集团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传媒集团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伍江涛 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影像江山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投稿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